• <s id="zr62h"><acronym id="zr62h"></acronym></s>

  • <button id="zr62h"><acronym id="zr62h"></acronym></button>
  • <button id="zr62h"></button>

  • 動物皮草退出時尚界后,羽毛制品會成為第二個皮草嗎 新材料產業全面開花 火熱背后“華而不實”須警惕

    來源: 網絡整理 2020-02-14

    在過去的幾年里,奢侈品公司與動物保護主義者們拉開了一場關于動物皮草的持久戰。

    而近日,在這場戰爭中取得了階段性勝利的動物保護主義者們,似乎又找到了一個新的目標——動物羽毛制品。

    羽毛用于制衣,已經有很長的歷史了。

    中國古代唐朝曾有記載,唐中宗女安樂公主就曾捕天下百鳥,制成了兩條代價極高的百鳥羽毛裙。

    而在2017年Chanel的春夏高定舞臺上,帶有羽毛裝飾的晚禮裙也成為該系列的點睛之筆。

    與皮毛相比,羽毛通常被認為是輕量級的動物副產品。

    時尚界中的羽毛制品,包括羽絨服、羽毛裝飾品等等大部分都來自于家禽中的雞鴨鵝、火雞以及毛色漂亮的野雞,在使用時通常也會對羽毛進行化學處理及染色。

    但這其中,也有一部分羽毛并非屬于動物的副產品,比如說各種各樣擁有彩色羽毛的鳥類。

    對它們來說,羽毛被用作生產雖然不會直接導致死亡,但并沒有恰當辦法來采摘動物羽毛的人們,在對它們進行“拔毛”的過程,難免會使其受傷甚至間接死亡。據fashionunited報道,雖然在歐盟法律中又明確條款指出,活摘動物羽毛是禁止行為,但也指出在鳥類自然換羽周期期間獲得羽毛屬于合法范疇。

    然而,大多數時候由于無法界定羽毛是否是在符合法律的范圍內采摘,這些法律條款非但沒有減少鳥類受傷的程度,反而刺激了羽毛服裝產業的消費。

    “羽毛并不是人類遵循人道主義獲得的,它們可能來自于由于恐懼而死亡的鳥類。

    這其中也包括羽絨制品,很多農民通過出售動物羽毛來獲取額外的利潤,購買羽毛制品一定程度上也等同于支持虐待動物的行為。擁有超過600萬會員的動物權益組織,善待動物組織(PETA)對fashionunited說道。該組織在2017年發布的一個羽毛行業的相關視頻顯示,在中國的農場,很多農民正在從活著的鳥身上拔取羽毛,而這種行為幾乎是羽毛制衣行業內高達80%的羽毛來源。

    對于服裝行業來說,它滿足消費者對于羽絨商品的標準,但實際上它完全違背了人道主義。

    盡管如此,就目前來說,找到可以替換羽毛制品尤其是羽絨服的原材料,遠不像制造人造皮草那么簡單。

    尤其是像加拿大鵝和Moncler這樣以羽絨產品為主的品牌更不可能輕易的改變他們傳統的滑雪夾克。

    為了更好的規范羽毛制品,時尚業界開始推崇使用負責任的羽絨標準”(Responsible Down Standard,以下簡稱RDS)認證的羽絨,該認證標準由一直致力于服裝和紡織品可持續發展的全球非盈利組織---紡織品交易所設立,可以通過紀錄動物的信息來確保羽絨制品的可追蹤性,避免一些為獲取羽毛而野蠻圈養動物的行為,SALEWA就在2015年推出了完全經過RDS認證的羽絨產品。

    除此之外,對于常常用于裝扮雞尾酒裙、包袋和配飾的裝飾性羽毛,一些品牌也開始逐漸尋找可替代性材料。

    曾經為Dior設計制作帽子的設計師Stephen Jones表示,雖然他一直有用動物羽毛制作帽子,但他也在尋找一些諸如塑料、聚酯纖維、泡沫和薄紗等人造材料作為替代品。

    換句話說,只要農民、設計師、零售商、企業集團和供應鏈成員可以選擇尊重動物權益,羽毛產業的供應鏈其實是可以追溯的。

    然而,這并不代表對羽毛制衣對動物完全沒有傷害,如何保持生產價值與人道主義兩者的平衡,需要這些品牌們做更認真的思考,否則很難說,羽毛會不會成為時尚界的第二個“動物皮草”。

    新材料產業全面開花 火熱背后“華而不實”須警惕

    近日,科技部印發《“十三五”材料科技創新專項規劃》,助推中國新材料發展大提速。

    國家制造強國建設戰略咨詢委員會預測,新材料領域產業前景良好,到“十三五”末市場規模將達萬億元。

    紫荊資本董事總經理李國文認為,“十三五”期間,我國新材料產業年均增速在25%左右,預計到2020年我國新材料產業總值將超過6萬億元。在前沿新材料領域,有望形成一批潛在市場規模在百億至千億級別的細分產業。

    (資料圖片 來源于網絡) 新材料企業跑馬圈地新材料技術是世界各國必爭的戰略性新興產業,成為當前最重要、發展最快的科學技術領域之一,由于市場前景巨大,其也成為各路資本競相逐鹿的競技場。

    當前,國內企業在相關領域更是“跑馬圈地”,唯恐落后。2月,河南佰利聯20萬噸/年氯化法鈦白粉項目開始動建,項目總投資18億元;4月13日,總投資50億元的上海璞泰來鋰離子電池材料項目奠基在江蘇中關村科技產業園舉行,包括隔膜、涂覆隔膜和負極材料的研發、生產和銷售;4月20日,恒力盛泰(廈門)石墨烯科技有限公司、華西能源與高新區簽訂《四川自貢石墨烯產業園項目投資合作協議書》,該項目投資,投資額累計達41億元……在政府的扶持下,我國半導體產能將在未來2~3年出現明顯成長。

    業內人士預計,2019年,我國晶圓產能將占全球晶圓產能的18%以上,拉近與臺灣地區和日本的差距,從資本支出規模來看,也將會從今年的70億美元,一舉突破100億美元。

    同時,我國纖維產業也在不斷發展,由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向從大到強的階段轉變。

    東華大學材料學院院長朱美芳表示,在功能性纖維方面,中國的實力比較強,質和量均處于領跑地位;在生物質纖維方面,與國外處于齊頭并進初步發展階段;在高性能纖維方面,中國處于跟跑和并跑階段,整體實力還有待提升。

    “近年來,政府投資平臺、戰略投資者與市場化VC/PE機構合作越來越緊密,聯合成立產業投資基金或者并購基金成為新常態。

    新材料上市公司約占A股上市公司總數量的1/5,奠定了行業基礎。啟賦資本投資總監方妍妍表示。

    全面開花多而不實雖然國內新材料產業投資如火如荼,但不少領域“雷聲大、雨點小”。

    浙江大學材料學院院長韓高榮表示,目前中國從事新材料研發、規?;a的企業都是小企業,缺乏有擔當的大企業從事前瞻性新材料產業化研究。

    “這主要是由于企業普遍存在急于求成的問題,能夠投錢研發未來用的材料的企業很少,都希望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獲得收益。韓高榮說。

    “很多化工新材料的研究機構和企業,不是在尋求扎扎實實地研發產品,而是在想如何通過這個東西進行資本運作,產品沒成熟就開始炒作。青島領軍新材料董事長聶傳凱這樣認為。

    以碳纖維為例,近些年來,隨著政府在產業政策方面的支持,我國碳纖維行業呈現全面開花、大干快上的局面,全國各地規劃的碳纖維產能甚至超過了我國之外全世界的碳纖維產能。

    但這只不過是虛假的繁榮,成本居高不下、良品率低導致碳纖維開工率低,產量遠不能滿足國內需求,大部分企業都在模仿、賣產品,炒作碳纖維概念,缺乏定制化的解決方案能力,前景堪憂。

    “關鍵還在于企業要靜下心來做產品,做研發,拿產品說話,拒絕華而不實的產品概念炒作,以市場為導向做出一些接地氣的產品。聶傳凱說。

    良性發展須務實創新“現在新材料行業還是比較火熱的。

    但是新材料創業項目回報其實并不盡如人意,專注投資新材料創業的風險基金數量遠小于大家的想象,長期堅持在新材料創業投資領域的資深投資人非常少。創業接力基金主管合伙人、上海創業接力科技金融集團副總裁祁玉偉表示:“行業的持續火熱,離不開國家政策的鼓勵支持、前沿技術的日新月異、大量創業者的涌現,需要企業創始人更加務實,同時有強烈的開拓創新意識和能力。業內專家表示,經過多年努力,我國在新材料領域雖取得不俗成績,但與世界先進水平相比仍有較大差距,還存在創新能力薄弱、裝備工藝落后、市場培育不足、支撐體系不健全等突出問題。

    特別是關鍵材料保障能力不足,產品性能穩定性有待提高。

    《規劃》中也提到,“十三五”期間,要著力解決先進結構材料設計、制備與工程應用的重要科學技術問題,重點研究高性能纖維及復合材料、高性能高分子結構材料等。在高性能碳纖維材料、新型生物基材料、高性能合成橡膠、3D打印高分子材料等方面完成創新研究。

    中復神鷹碳纖維有限公司技術部部長郭鵬宗則認為,化工新材料企業要堅持規?;a和品質提升,充分發揮已有產能,發揮規模效應,有效降低成本,提高產品質量,擺脫低端惡性競爭現狀。

    上一篇: 2018年亞洲產業用紡織...

    下一篇: 百余家中企亮相邁阿密紡織...

    猜你喜歡

    ?GUESS YOU LIKE
    產品推薦
    發布求購者信息 x
    *
    *
    *
    *
    玩斗牛的app